星空资讯网

首页 > 游戏 >正文

情劫情劫小说by栀九汪永芳情劫国粤双语

2022-10-04 16:43:01 游戏来源:

Ⅰ 阎王驾到,猜一美国电影名称

死神来了
----------------------------------------------
很高兴能帮助到你
如果不对请追问,

满意请按答题先后采纳~
你的采纳就是对我们最大的肯定!
谢谢

Ⅱ 护花高手都市行的小说目录

第一卷
第一章 同学,你裤门开了
第二章 身有百亿
第三章 随便,只要是吃的都行
第四章 如此师徒
第五章 我是你女人
第六章 我不是随便的人
第七章 我的女人,谁动谁死
第八章 无耻的想法
第九章 赚死人的钱
第十章 神医(上)
第十一章 神医(下)
第十二章 被拘捕
第十三章 我跟你们走
第十四章 为了你,我才留下的
第十五章 未来老丈人
第十六章 不给钱不治病
第十七章 只要现金
第十八章 治死了
第十九章 还阳之术
第二十章 不值什么钱
第二十一章 有前途的色狼
第二十二章 暴打色狼
第二十三章 小白兔怎叫的
第二十四章 收小弟
第二十五章 开奔驰的傻帽
第二十六章 嚣张的砸车
第二十七章 警民合作
第二十八章 仇家
第二十九章 向钱冲
第三十章 没钱就去借
第三十一章 买的是快感
第三十二章 全民点钞大行动
第三十三章 沸腾的冒险精神
第三十四章 带小妞赛车就是威风
第三十五章:死亡飞车
第三十六章:便宜你了
第三十七章:不赚钱的生意
第三十八章:谁欠的人情
第三十九章:上个网有多难
第四十章:疯狂的QQ聊天
第四十一章:责任重大了
第四十二章 五师傅,黑色风暴
第四十三章:车神重现
第四十四章 终极战车红色风暴
第四十五章 风暴车队
第四十六章:开法拉利的送花工
第四十七章:这车是你的吗
第四十八章:黑虎有难
第四十九章:帮主龙傲
第五十章:燕城第一刀
第五十一章:三刀之约
第五十二章:阴险的胡先生
第五十三章:医院风波
第五十四章:如此调戏
第五十五章:啥时候好上的
第五十六章:一代厨神吴诗姗
第五十七章:共眠之夜
第五十八章:卑鄙、无耻、下流的帅哥
第五十九章:一生一世的爱情
第六十章:白痴校长
第六十一章:一个花盆二百五5-23
第六十二章:出席晚会5-23
第六十三章:贵族包装5-23
第六十四章:如此品味5-23
第六十五章:赔偿损失5-23
第六十六章:舍不得5-23
第六十七章:推倒?5-23
第六十八章:拳头买门票5-23
第六十九章:扬我国威5-23
第七十章:泻药5-23
第七十一章:集体救治5-23
第七十二章:幕后高手5-23
第七十三章:该嚣张时就嚣张5-23
第七十四章:人多欺负人少5-23
第七十五章:单挑5-23
第七十六章:群殴5-23
第七十七章:引诱5-23
第七十八章:拜师5-23
第七十九章:说服5-23
第八十章:我老婆要当老师5-23
第八十一章:嫂子5-23
第二卷
第八十二章:夺命歌神5-23
第八十三章:跑错门5-23
第八十四章:开个小玩笑5-23
第八十五章:脱光5-23
第八十六章:很久没去警察局了5-23
第八十七章:手铐5-23
第八十八章:打完再走5-23
第八十九章:逆转5-23
第九十章:在公安局住下了5-23
第九十一章:警察也赌博5-23
第九十二章:与狗结仇的秦逸枫5-23
第九十三章:暴露了5-23
第九十四章:治一半5-23
第九十五章:倒霉魏律师5-23
第九十六章:买手机5-23
第九十七章:有事找我5-23
第九十八章:南拳5-23
第九十九章:见义勇为(第一更)5-23
第一百章:战南拳(第二更)5-23
第一零一章:八脉针与潜龙格(第三更)5-23
第一百零二章:解毒(四更)5-23
第一零三章:不是池中物(五更)5-23
第一零四章:拦路(六更)5-23
第一百零五章:挑战(七更)5-23
第一百零六章:地狱式训练(八更)5-23
第一零七章:超级刘东5-23
第一百零八章:讲义气的人5-23
第一百零九章:我要做女侠5-23
第一百一十章:十万火急(求鲜花)5-23
第一百一十一章:改变世界(求鲜花)5-23
第一百一十二章:开武馆吧(跪求鲜花)5-23
第一百一十三章:冯浩的请求(求鲜花)5-23
第一百一十四章:难治的病5-23
第一百一十五章:别挡我救人5-23
第一百一十六章:神奇的治疗方法(求鲜花)5-23
第一百一十七章:不准再行医(求鲜花)5-23
第一百一十八章 一不小心成色狼(一更)5-23
第一百一十九章:超级豪宴(二更)5-23
第一百二十章:解决恩怨(三更)5-23
第一百二十一章:无赖不认帐(四更)5-23
第一百二十二章:老家伙来信5-23
第一百二十三章:有点冲动5-23
第一百二十四章:靳太太来访5-23
第一百二十五章:麻烦的女人5-23
第一百二十六章:你女儿很丑5-23
第一百二十七章:立威5-23
第一百二十八章:丢人了5-23
第一百二十九章:出事了5-23
第一百三十章:鬼屋的鬼5-23
第一百三十一章:阎王驾到5-23
第一百三十二章:一眼看穿5-23
第一百三十三章:得救5-23
第一百三十四章:都是美女惹的祸5-23
第一百三十五章:口水战争5-23
第一百三十六章:脱光跑一圈5-23
第一百三十七章:说吻就吻!5-23
第一百三十八章:推背图5-23
第一百三十九章:爱国?5-23
第一百四十章:探病5-23
第一百四十一章:他是我男人5-23
第一百四十二章:帅呆的秦逸枫5-23
第一百四十三章:街舞高手5-23
第一百四十四章:秦医生光临指导5-23
第一百四十五章:都是小三惹的祸5-23
第一百四十六章:打架的女人5-23
第一百四十七章:姗姐进了公安局5-23
第一百四十八章:够卑鄙5-23
第一百四十九章:暖味卫生用品5-23
第一百五十章:怦然心动5-23
第一百五十一章:男人女人动物5-23
第一百五十二章:快开学了5-23
第一百五十三章:买礼物5-23
第一百五十四章:枫哥,我们很感动5-23
第一百五十五章:读书为了找老婆5-23
第一百五十六章:新居5-23
第一百五十七章:娘娘腔5-23
第一百五十八章:学生会5-23
第一百五十九章:我才是主角5-23
第一百六十章:选班长5-23
第一百六十一章:武力解决5-23
第一百六十二章:我是班长5-23
第一百六十三章:尴尬的冯浩5-23
第一百六十四章:不是闹着玩5-23
第一百六十五章:万丈豪情5-23
第一百六十六章:人肉狗粮5-23
第一百六十七章:枫哥,我们被欺负了5-23
第一百六十八章:凶悍文秘班5-23
第一百六十九章:冤家路窄5-23
第一百七十章:给老师送眼镜5-23
第一百七十一章:秦逸枫发恶5-23
第一百七十二章:秦逸枫的势力(上)5-23
第一百七十三章:秦逸枫的势力(下)5-23
第一百七十四章:齐教授5-23
第一百七十五章:铁盒5-23
第一百七十六章:古董学问5-23
第一百七十七章:武功是真的5-23
第一百七十八章:真正高手5-23
第一百七十九章:我有意见5-23
第一百八十章:放学回家(第六更)5-23
第一百八十一章:过去5-23
第一百八十二章:别动我女人5-23
第一百八十三章:乡巴佬入京城5-23
第一百八十四章:死不悔改5-23
第一百八十五章:翻脸无情5-23
第一百八十六章:同情心5-23
第一百八十七章:公家任务5-23
第一百八十八章:三号仓库5-23
第一百八十九章:调虎离山5-23
第一百九十章:夜枪惊魂5-23
第一百九十一章 兼职而己5-23
第一百九十二章:重大案件5-23
第一百九十三章:请君入瓮5-23
第一百九十四章:犯罪心态5-23
第一百九十五章:终于落网5-23
第一百九十六章:记者会5-23
第一百九十七章:吹牛吹大了5-23
第一百九十八章:公开表扬5-23
第一百九十九章:发言5-23
第二百章:去网吧5-23
第二百零一章:三条命5-23
第二百零二章:杀到最后5-23
第二百零三章:复仇者部队5-23
第二百零四章:鸡头5-23
第二百零五章:只是不想看到他5-23
第二百零六章:出去看看5-23
第二百零七章:两大黑帮5-23
第二百零八章:黑白之分5-23
第二百零九章:人在江湖,身不由己5-23
第二百一十章:跪好一点5-23
第二百一十一章:齐老师5-23
第二百一十二章:古董交易5-23
第二百一十三章:空欢喜5-23
第二百一十四章:疯狂的粉丝5-23
第二百一十五章:白走一趟5-23
第二百一十六章:高价卖出5-23
第二百一十七章:新格斗大赛5-23
第二百一十八章:少女的心5-23
第二百一十九章:终于成了5-23
第二百二十章:出行5-23
第二百二十一章:我砍你男人5-23
第二百二十二章:面子问题5-23
第二百二十三章:认同5-23
第二百二十四章:安南新娘5-23
第二百二十五章:越武道5-23
第二百二十六章:先赢一场5-23
第二百二十七章:蜕变5-23
第二百二十八章:矛盾的老头5-23
第二百二十九章:冷血考核5-23
第二百三十章:守规距5-23
第二百三十一章:三关尽过5-23
第二百三十二章:外围庄家的诞生5-23
第二百三十三章:借钱5-23
第二百三十四章:经理人5-23
第二百三十五章:圈钱大计5-23
第二百三十六章:小心那家伙5-23
第二百三十七章:开赛前一周5-23
第二百三十八章:贪不得5-23
第二百三十九章:新型卫生纸5-23
第二百四十章:贴身保护5-23
第二百四十一章:全城参赌5-23
第二百四十二章:自家的店5-23
第二百四十三章:如何处理5-23
第二百四十四章:内部斗争5-23
第二百四十五章:这事你去办5-23
第二百四十六集:开后门5-23
第二百四十七集:砸场5-23
第二百四十八章:三百万……5-23
第二百四十九章:南方庄家5-23
第二百五十章:南方发展5-23
第二百五十一章:达成共识5-23
第二百五十二章:大力发展5-23
第二百五十三章:把位置让出来5-23
第二百五十四章:滚下去5-23
第二百五十五章:苏文武5-23
第二百五十六章:美女拍卖5-23
第二百五十七章:现场表演5-23
第二百五十八章:不够钱便抢5-23
第二百五十九章:不卖也得卖5-23
第二百六十章:龙傲的请求5-23
第二百六十一章:举牌女郎5-23
第二百六十二章:一起去庆祝5-23
第二百六十三章:秦逸枫出场5-23
第二百六十四章:大混战5-23
第二百六十五章:他是我兄弟5-23
第二百六十六章:三天后结婚5-23

Ⅲ 王熙风的背景故事

老太太的丫鬟叫傻大姐的,在大观园里捡到一个春意香囊,被刑夫人碰见,刑夫人派人给王夫人送去,因为刑夫人认为香囊是王熙凤的,而王熙凤是王夫人的内侄女。王夫人气个半死,拿来质问王熙风,你看王熙凤是怎么辩白的:
“太太说的固然有理,我也不敢辩我并无这样的东西.但其中还要求太太细详其理: 那香袋是外头雇工仿着内工绣的,带子穗子一概是市卖货.我便年轻不尊重些,也不要这劳什子,自然都是好的,此其一.
二者这东西也不是常带着的,我纵有,也只好在家里,焉肯带在身上各处去?况且又在园里去,个个姊妹我们都肯拉拉扯扯,倘或露出来, 不但在姊妹前,就是奴才看见,我有什么意思?我虽年轻不尊重,亦不能糊涂至此.
三则论主子内我是年轻媳妇,算起奴才来,比我更年轻的又不止一个人了.况且他们也常进园,晚间各人家去,焉知不是他们身上的?
四则除我常在园里之外,还有那边太太常带过几个小姨娘来,如嫣红翠云等人,皆系年轻侍妾,他们更该有这个了. 还有那边珍大嫂子,他不算甚老外,他也常带过佩凤等人来,焉知又不是他们的?
五则园内丫头太多, 保的住个个都是正经的不成?也有年纪大些的知道了人事,或者一时半刻人查问不到偷着出去, 或借着因由同二门上小幺儿们打牙犯嘴,外头得了来的, 也未可知. 如今不但我没此事,就连平儿我也可以下保的.太太请细想.
看了这些,我不由叹道:王熙凤虽然念书不多,可她的逻辑学的太好了。你看,为了证明香囊不是自己的,她提出了五条理由,
第一条,是直言判断直接推理,她的前提是:我就是有香囊,自然都是好的,得出结论:眼前这么一个粗糙的市卖货不是我的。
第二条:运用假说来证明她的观点,她提出一个观点:这东西也不是常带着的,我纵有,也只好在家里,焉肯带在身上各处去?然后提出假说:姐妹们拉拉扯扯,奴才看见,结论是:我有什么意思?结论是不能成立的,所以假说就应该被否定。
第三条和第四条:是省略大前提的三段论,大前提:香囊是进园子的年轻媳妇的,小前提:奴才里也有常进园子的年轻媳妇,得出结论:焉知不是他们身上的?
第五条:提出一个模态判断:省略的大前提是不正经的人就有香囊,小前提是园内丫头太多, 可能有不正经的,结论是香囊也有可能是那些不正经的丫头的。并举了三种可能的情况来证明自己的结论。
你看她的论证思路清晰,逻辑严密,滴水不漏,无懈可击,她的逻辑学得多好啊!如果说这次王熙确实是冤枉的,她是在有理有据的还自己的清白,那么,下面的事情更表现了她的灵牙利齿,反映了她的思维敏捷。
在第五十四回史太君破陈腐旧套王熙凤效戏彩斑衣里,元宵宴会,贾母讲了一个故事:“一家子养了十个儿子,娶了十房媳妇. 惟有第十个媳妇伶俐,心巧嘴乖,公婆最疼,成日家说那九个不孝顺.这九个媳妇委屈,便商议说:`咱们九个心里孝顺,只是不象那小蹄子嘴巧,所以公公婆婆老了, 只说他好, 这委屈向谁诉去?'大媳妇有主意,便说道:'咱们明儿到阎王庙去烧香,和阎王爷说去,问他一问,叫我们托生人,为什么单单的给那小蹄子一张乖嘴,我们都是笨的. '众人听了都喜欢,说这主意不错.第二日便都到阎王庙里来烧了香,九个人都在供桌底下睡着了. 九个魂专等阎王驾到,左等不来,右等也不到.正着急,只见孙行者驾着筋斗云来了, 看见九个魂便要拿金箍棒打,唬得九个魂忙跪下央求.孙行者问原故,九个人忙细细的告诉了他.孙行者听了,把脚一跺,叹了一口气道:'这原故幸亏遇见我,等着阎王来了,他也不得知道的.'九个人听了,就求说:'大圣发个慈悲,我们就好了.'孙行者笑道:'这却不难.那日你们妯娌十个托生时,可巧我到阎王那里去的 , 因为撒了泡尿在地下,你那小婶子便吃了.你们如今要伶俐嘴乖,有的是尿,再撒泡你们吃了就是了.说毕,大家都笑起来.
故事讲到这儿,所有的人会想:最伶俐嘴乖的人是凤姐儿,那她就是吃了猴子尿了,可是你看她怎么说?凤姐儿笑道:“好的,幸而我们都笨嘴笨腮的, 不然也就吃了猴儿尿了.”她马上把自己归到“笨嘴笨腮”只类,也就跟“猴子尿”毫无关系了。

Ⅳ 红楼梦里的高深段子手,你都了解吗

《红楼梦》是网络全书式的鸿篇巨制,可谓包罗万象:从诗词歌赋到美食衣饰,从年节习俗到饮酒行令,从建筑布局到音乐戏曲应有尽有,故事传说就更是不在话下了,因为《红楼梦》本身就是《石头记》——一块女娲补天所剩石头下凡的见闻录。

这块石头无疑就是贾宝玉出生时衔在口中的那块鲜明莹洁的美玉了。

这块玉来到贾府,可是既有眼福又有耳福,满眼尽是美女,满耳都是段子。

(图)新红楼梦影视剧照,贾母

《红楼梦》里的段子手还有很多,前边提到的薛宝钗算一位资深段子手,她的哥哥薛蟠以“哼哼韵”也榜上有名。

还有刘姥姥、兴儿、贾雨村、焦大、葫芦僧等等也都有自己拿手的段子,风格各具特色,以后有机会我们再慢慢道来。

历史大学堂官方团队作品 文:王若珺

Ⅳ 《神探驾到》电影完整版哪里能看

《神探驾到》是一部老少皆喜欢的浮夸喜剧,全民男神、喜剧教父、搞笑大咖、青春偶像、性感女神齐上阵。在电影中,这些演员均颠覆了之前在影片中的角色定位与表演方式:古天乐不卖脸只卖笑,张翰不卖鱼只卖笑,曾志伟不卖个只卖笑,林家栋不卖萌只卖笑,黄百鸣不卖老只卖笑,毛舜筠不卖梗只卖笑,柳岩不卖胸只卖笑,周秀娜不卖腿只卖笑,吴千语不卖鲜只卖笑,三无喜剧全场卖笑。

主 演:古天乐,张翰,曾志伟,林家栋,毛舜筠,柳岩,周秀娜,吴千语,甄子丹,李若彤

Ⅵ 跪求红楼梦弟五十四回简介(350字左右)

五十四 史太君破陈腐旧套王熙凤效戏彩斑衣
却说贾珍贾琏暗暗预备下大簸箩的钱,听见贾母说"赏",他们也忙命小厮们快撒钱.只听满台钱响,贾母大悦.
二人遂起身, 小厮们忙将一把新暖银壶捧在贾琏手内,随了贾珍趋至里面.贾珍先至李婶席上,躬身取下杯来,回身,贾琏忙斟了一盏,然后便至薛姨妈席上,也斟了. 二人忙起身笑说:"二位爷请坐着罢了,何必多礼."于是除邢王二夫人,满席都离了席 ,俱垂手旁侍.贾珍等至贾母榻前,因榻矮,二人便屈膝跪了.贾珍在先捧杯,贾琏在后捧壶. 虽止二人奉酒,那贾环弟兄等,却也是排班按序,一溜随着他二人进来,见他二人跪下, 也都一溜跪下.宝玉也忙跪下了.史湘云悄推他笑道:"你这会又帮着跪下作什么? 有这样,你也去斟一巡酒岂不好?"宝玉悄笑道:"再等一会子再斟去."说着,等他二人斟完起来, 方起来.又与邢夫人王夫人斟过来.贾珍笑道:"妹妹们怎么样呢?" 贾母等都说:"你们去罢,他们倒便宜些."说了,贾珍等方退出.
当下天未二鼓, 戏演的是<<八义>>中<<观灯>>八出.正在热闹之际,宝玉因下席往外走. 贾母因说:"你往那里去!外头爆竹利害,仔细天上掉下火纸来烧了."宝玉回说: "不往远去,只出去就来."贾母命婆子们好生跟着.于是宝玉出来,只有麝月秋纹并几个小丫头随着. 贾母因说:"袭人怎么不见?他如今也有些拿大了,单支使小女孩子出来."王夫人忙起身笑回道:"他妈前日没了,因有热孝,不便前头来."贾母听了点头, 又笑道:"跟主子却讲不起这孝与不孝.若是他还跟我,难道这会子也不在这里不成?皆因我们太宽了,有人使,不查这些,竟成了例了."凤姐儿忙过来笑回道:"今儿晚上他便没孝,那园子里也须得他看着,灯烛花炮最是耽险的.这里一唱戏,园子里的人谁不偷来瞧瞧.他还细心,各处照看照看.况且这一散后宝兄弟回去睡觉,各色都是齐全的.若他再来了,众人又不经心,散了回去,铺盖也是冷的,茶水也不齐备,各色都不便宜, 所以我叫他不用来,只看屋子.散了又齐备,我们这里也不耽心,又可以全他的礼,岂不三处有益.老祖宗要叫他,我叫他来就是了."贾母听了这话,忙说:"你这话很是,比我想的周到,快别叫他了.但只他妈几时没了,我怎么不知道."凤姐笑道:"前儿袭人去亲自回老太太的,怎么倒忘了."贾母想了一想笑说:"想起来了.我的记性竟平常了. "众人都笑说:"老太太那里记得这些事."贾母因又叹道:"我想着,他从小儿伏侍了我一场,又伏侍了云儿一场,末后给了一个魔王宝玉,亏他魔了这几年.他又不是咱们家的根生土长的奴才, 没受过咱们什么大恩典.他妈没了,我想着要给他几两银子发送, 也就忘了."凤姐儿道:"前儿太太赏了他四十两银子,也就是了."贾母听说, 点头道: "这还罢了.正好鸳鸯的娘前儿也死了,我想他老子娘都在南边,我也没叫他家去走走守孝, 如今叫他两个一处作伴儿去."又命婆子将些果子菜馔点心之类与他两个吃去.琥珀笑说:"还等这会子呢,他早就去了."说着,大家又吃酒看戏.
且说宝玉一径来至园中,众婆子见他回房,便不跟去,只坐在园门里茶房里烤火, 和管茶的女人偷空饮酒斗牌.宝玉至院中,虽是灯光灿烂,却无人声.麝月道:"他们都睡了不成?咱们悄悄的进去唬他们一跳."于是大家蹑足潜踪的进了镜壁一看,只见袭人和一人二人对面都歪在地炕上,那一头有两三个老嬷嬷打盹.宝玉只当他两个睡着了, 才要进去,忽听鸳鸯叹了一声,说道:"可知天下事难定.论理你单身在这里,父母在外头,每年他们东去西来,没个定准,想来你是不能送终的了,偏生今年就死在这里 , 你倒出去送了终."袭人道:"正是.我也想不到能够看父母回首.太太又赏了四十两银子,这倒也算养我一场,我也不敢妄想了."宝玉听了,忙转身悄向麝月等鹊篮"谁知他也来了.我这一进去,他又赌气走了,不如咱们回去罢,让他两个清清静静的说一回 .袭人正一个闷着,他幸而来的好."说着,仍悄悄的出来.
宝玉便走过山石之后去站着撩衣,麝月秋纹皆站住背过脸去,口内笑说:"蹲下再解小衣, 仔细风吹了肚子."后面两个小丫头子知是小解,忙先出去茶房预备去了.这里宝玉刚转过来,只见两个媳妇子迎面来了,问是谁,秋纹道:"宝玉在这里,你大呼小叫, 仔细唬着罢."那媳妇们忙笑道:"我们不知道,大节下来惹祸了.姑娘们可连日辛苦了. "说着,已到了跟前.麝月等问:"手里拿的是什么?"媳妇们道:"是老太太赏金, 花二位姑娘吃的. "秋纹笑道:"外头唱的是<<八义>>,没唱<<混元盒>>,那里又跑出' 金花娘娘'来了."宝玉笑命:"揭起来我瞧瞧."秋纹麝月忙上去将两个盒子揭开.两个媳妇忙蹲下身子, 宝玉看了两盒内都是席上所有的上等果品菜馔,点了一点头,迈步就走. 麝月二人忙胡乱掷了盒盖,跟上来.宝玉笑道:"这两个女人倒和气,会说话,他们天天乏了, 倒说你们连日辛苦,倒不是那矜功自伐的."麝月道:"这好的也很好,那不知礼的也太不知礼."宝玉笑道:"你们是明白人,耽待他们是粗笨可怜的人就完了. "一面说,一面来至园门.那几个婆子虽吃酒斗牌,却不住出来打探,见宝玉来了,也都跟上了.来至花厅后廊上,只见那两个小丫头一个捧着小沐盆,一个搭着手巾,又拿着沤子壶在那里久等. 秋纹先忙伸手向盆内试了一试,说道:"你越大越粗心了,那里弄的这冷水."小丫头笑道:"姑娘瞧瞧这个天,我怕水冷,巴巴的倒的是滚水,这还冷了. "正说着,可巧见一个老婆子提着一壶滚水走来.小丫头便说:"好奶奶,过来给我倒上些. "那婆子道:"哥哥儿,这是老太太泡茶的,劝你走了舀去罢,那里就走大了脚."秋纹道: "凭你是谁的,你不给?我管把老太太茶吊子倒了洗手."那婆子回头见是秋纹, 忙提起壶来就倒.秋纹道:"够了.你这么大年纪也没个见识,谁不知是老太太的水!要不着的人就敢要了."婆子笑道:"我眼花了,没认出这姑娘来."宝玉洗了手,那小丫头子拿小壶倒了些沤子在他手内,宝玉沤了.秋纹麝月也趁热水洗了一回,沤了,跟进宝玉来.
宝玉便要了一壶暖酒,也从李婶薛姨妈斟起,二人也让坐.贾母便说:"他小,让他斟去, 大家倒要干过这杯."说着,便自己干了.邢王二夫人也忙干了,让他二人.薛李也只得干了. 贾母又命宝玉道:"连你姐姐妹妹一齐斟上,不许乱斟,都要叫他干了." 宝玉听说, 答应着,一一按次斟了.至黛玉前,偏他不饮,拿起杯来,放在宝玉唇上边, 宝玉一气饮干. 黛玉笑说:"多谢."宝玉替他斟上一杯.凤姐儿便笑道:"宝玉,别喝冷酒, 仔细手颤,明儿写不得字,拉不得弓."宝玉忙道:"没有吃冷酒."凤姐儿笑道:"我知道没有, 不过白嘱咐你."然后宝玉将里面斟完,只除贾蓉之妻是丫头们斟的.复出至廊上,又与贾珍等斟了.坐了一回,方进来仍归旧坐.
一时上汤后, 又接献元宵来.贾母便命将戏暂歇歇:"小孩子们可怜见的,也给他们些滚汤滚菜的吃了再唱."又命将各色果子元宵等物拿些与他们吃去.一时歇了戏, 便有婆子带了两个门下常走的女先生儿进来,放两张杌子在那一边命他坐了,将弦子琵琶递过去.贾母便问李薛听何书,他二人都回说:"不拘什么都好."贾母便问:"近来可有添些什么新书? "那两个女先儿回说道:"倒有一段新书,是残唐五代的故事."贾母问是何名,女先儿道:"叫做<<凤求鸾>>."贾母道:"这一个名字倒好,不知因什么起的,先大概说说原故,若好再说."女先儿道:"这书上乃说残唐之时,有一位乡绅,本是金陵人氏, 名唤王忠,曾做过两朝宰辅.如今告老还家,膝下只有一位公子,名唤王熙凤."众人听了,笑将起来.贾母笑道:"这重了我们凤丫头了."媳妇忙上去推他,"这是二奶奶的名字, 少混说."贾母笑道:"你说,你说."女先生忙笑着站起来,说:"我们该死了, 不知是奶奶的讳."凤姐儿笑道:"怕什么,你们只管说罢,重名重姓的多呢."女先生又说道:"这年王老爷打发了王公子上京赶考,那日遇见大雨,进到一个庄上避雨 . 谁知这庄上也有个乡绅,姓李,与王老爷是世交,便留下这公子住在书房里.这李乡绅膝下无儿,只有一位千金小姐.这小姐芳名叫作雏鸾,琴棋书画,无所不通."贾母忙道:"怪道叫作<<凤求鸾>>.不用说,我猜着了,自然是这王熙凤要求这雏鸾小姐为妻. "女先儿笑道:"老祖宗原来听过这一回书."众人都道:"老太太什么没听过!便没听过 ,也猜着了."贾母笑道:"这些书都是一个套子,左不过是些佳人才子,最没趣儿.把人家女儿说的那样坏,还说是佳人,编的连影儿也没有了.开口都是书香门第,父亲不是尚书就是宰相,生一个小姐必是爱如珍宝.这小姐必是通文知礼,无所不晓,竟是个绝代佳人. 只一见了一个清俊的男人,不管是亲是友,便想起终身大事来,父母也忘了, 书礼也忘了,鬼不成鬼,贼不成贼,那一点儿是佳人?便是满腹文章,做出这些事来,也算不得是佳人了. 比如男人满腹文章去作贼,难道那王法就说他是才子,就不入贼情一案不成? 可知那编书的是自己塞了自己的嘴.再者,既说是世宦书香大家小姐都知礼读书,连夫人都知书识礼,便是告老还家,自然这样大家人口不少,奶母丫鬟伏侍小姐的人也不少,怎么这些书上,凡有这样的事,就只小姐和紧跟的一个丫鬟?你们白想想,那些人都是管什么的,可是前言不答后语?"众人听了,都笑说:"老太太这一说,是谎都批出来了. "贾母笑道:"这有个原故:编这样书的,有一等妒人家富贵,或有求不遂心, 所以编出来污秽人家.再一等,他自己看了这些书看魔了,他也想一个佳人,所以编了出来取乐.何尝他知道那世宦读书家的道理!别说他那书上那些世宦书礼大家 , 如今眼下真的,拿我们这中等人家说起,也没有这样的事,别说是那些大家子.可知是诌掉了下巴的话.所以我们从不许说这些书,丫头们也不懂这些话.这几年我老了, 他们姊妹们住的远,我偶然闷了,说几句听听,他们一来,就忙歇了."李薛二人都笑说 :"这正是大家的规矩,连我们家也没这些杂话给孩子们听见."
凤姐儿走上来斟酒, 笑道:"罢,罢,酒冷了,老祖宗喝一口润润嗓子再掰谎.这一回就叫作<<掰谎记>>,就出在本朝本地本年本月本日本时,老祖宗一张口难说两家话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是真是谎且不表,再整那观灯看戏的人.老祖宗且让这二位亲戚吃一杯酒看两出戏之后, 再从昨朝话言掰起如何?"他一面斟酒,一面笑说,未曾说完, 众人俱已笑倒.两个女先生也笑个不住,都说:"奶奶好刚口.奶奶要一说书,真连我们吃饭的地方也没了."薛姨妈笑道:"你少兴头些,外头有人,比不得往常."凤姐儿笑道: "外头的只有一位珍大爷.我们还是论哥哥妹妹,从小儿一处淘气了这么大.这几年因做了亲,我如今立了多少规矩了.便不是从小儿的兄妹,便以伯叔论,那<<二十四孝>>上'斑衣戏彩',他们不能来'戏彩'引老祖宗笑一笑,我这里好容易引的老祖宗笑了一笑,多吃了一点儿东西,大家喜欢,都该谢我才是,难道反笑话我不成?"贾母笑道:"可是这两日我竟没有痛痛的笑一场,倒是亏他才一路笑的我心里痛快了些,我再吃一钟酒."吃着酒,又命宝玉:"也敬你姐姐一杯."凤姐儿笑道:"不用他敬,我讨老祖宗的寿罢."说着,便将贾母的杯拿起来,将半杯剩酒吃了,将杯递与丫鬟,另将温水浸的杯换了一个上来. 于是各席上的杯都撤去,另将温水浸着待换的杯斟了新酒上来, 然后归坐.
女先生回说: "老祖宗不听这书,或者弹一套曲子听听罢."贾母便说道:"你们两个对一套<<将军令>>罢."二人听说,忙和弦按调拨弄起来.贾母因问:"天有几更了." 众婆子忙回:"三更了."贾母道:"怪道寒浸浸的起来."早有众丫鬟拿了添换的衣裳送来.王夫人起身笑说道:"老太太不如挪进暖阁里地炕上倒也罢了.这二位亲戚也不是外人,我们陪着就是了."贾母听说,笑道:"既这样说,不如大家都挪进去,岂不暖和?" 王夫人道:"恐里间坐不下."贾母笑道:"我有道理.如今也不用这些桌子,只用两三张并起来,大家坐在一处挤着,又亲香,又暖和."众人都道:"这才有趣."说着,便起了席 .众媳妇忙撤去残席,里面直顺并了三张大桌,另又添换了果馔摆好.贾母便说:"这都不要拘礼, 只听我分派你们就坐才好."说着便让薛李正面上坐,自己西向坐了,叫宝琴, 黛玉,湘云三人皆紧依左右坐下,向宝玉说:"你挨着你太太."于是邢夫人王夫人之中夹着宝玉,宝钗等姊妹在西边,挨次下去便是娄氏带着贾菌,尤氏李纨夹着贾兰, 下面横头便是贾蓉之妻.贾母便说:"珍哥儿带着你兄弟们去罢,我也就睡了." 贾珍忙答应,又都进来.贾母道:"快去罢!不用进来,才坐好了,又都起来.你快歇着,明日还有大事呢."贾珍忙答应了,又笑说:"留下蓉儿斟酒才是."贾母笑道:"正是忘了他. "贾珍答应了一个"是",便转身带领贾琏等出来.二人自是欢喜,便命人将贾琮贾璜各自送回家去,便邀了贾琏去追欢买笑,不在话下.
这里贾母笑道: "我正想着虽然这些人取乐,竟没一对双全的,就忘了蓉儿.这可全了, 蓉儿就合你媳妇坐在一处,倒也团圆了."因有媳妇回说开戏,贾母笑道:"我们娘儿们正说的兴头, 又要吵起来.况且那孩子们熬夜怪冷的,也罢,叫他们且歇歇,把咱们的女孩子们叫了来, 就在这台上唱两出给他们瞧瞧."媳妇听了,答应了出来,忙的一面着人往大观园去传人,一面二门口去传小厮们伺候.小厮们忙至戏房将班中所有的大人一概带出,只留下小孩子们.
一时, 梨香院的教习带了文官等十二个人,从游廊角门出来.婆子们抱着几个软包, 因不及抬箱,估料着贾母爱听的三五出戏的彩衣包了来.婆子们带了文官等进去见过, 只垂手站着.贾母笑道:"大正月里,你师父也不放你们出来逛逛.你等唱什么? 刚才八出< <八义>>闹得我头疼,咱们清淡些好.你瞧瞧,薛姨太太这李亲家太太都是有戏的人家,不知听过多少好戏的.这些姑娘都比咱们家姑娘见过好戏,听过好曲子. 如今这小戏子又是那有名玩戏家的班子, 虽是小孩子们,却比大班还强.咱们好歹别落了褒贬,少不得弄个新样儿的.叫芳官唱一出<<寻梦>>,只提琴至管萧合,笙笛一概不用."文官笑道:"这也是的,我们的戏自然不能入姨太太和亲家太太姑娘们的眼,不过听我们一个发脱口齿, 再听一个喉咙罢了."贾母笑道:"正是这话了."李婶薛姨妈喜的都笑道: "好个灵透孩子,他也跟着老太太打趣我们."贾母笑道:"我们这原是随便的顽意儿,又不出去做买卖,所以竟不大合时."说着又道:"叫葵官唱一出<<惠明下书>>,也不用抹脸.只用这两出叫他们听个疏异罢了.若省一点力,我可不依."文官等听了出来, 忙去扮演上台,先是<<寻梦>>,次是<<下书>>.众人都鸦雀无闻,薛姨妈因笑道: "实在亏他,戏也看过几百班,从没见用箫管的."贾母道:"也有,只是象方才<< 西楼.楚江晴>>一支,多有小生吹萧和的.这大套的实在少,这也在主人讲究不讲究罢了. 这算什么出奇?"指湘云道:"我象他这么大的时节,他爷爷有一班小戏,偏有一个弹琴的凑了来,即如<<西厢记>>的<<听琴>>,<<玉簪记>>的<<琴挑>>,<<续琵琶>>的< < 胡茄十八拍>>,竟成了真的了,比这个更如何?"众人都道:"这更难得了."贾母便命个媳妇来,吩咐文官等叫他们吹一套<<灯月圆>>.媳妇领命而去.
当下贾蓉夫妻二人捧酒一巡,凤姐儿因见贾母十分高兴,便笑道:"趁着女先儿们在这里, 不如叫他们击鼓,咱们传梅,行一个'春喜上眉梢'的令如何?"贾母笑道:"这是个好令, 正对时对景."忙命人取了一面黑漆铜钉花腔令鼓来,与女先儿们击着,席上取了一枝红梅. 贾母笑道:"若到谁手里住了,吃一杯,也要说个什么才好."凤姐儿笑道:"依我说,谁象老祖宗要什么有什么呢.我们这不会的,岂不没意思.依我说也要雅俗共赏, 不如谁输了谁说个笑话罢."众人听了,都知道他素日善说笑话,最是他肚内有无限的新鲜趣谈. 今儿如此说,不但在席的诸人喜欢,连地下伏侍的老小人等无不喜欢. 那小丫头子们都忙出去,找姐唤妹的告诉他们:"快来听,二奶奶又说笑话儿了. "众丫头子们便挤了一屋子.于是戏完乐罢.贾母命将些汤点果菜与文官等吃去, 便命响鼓. 那女先儿们皆是惯的,或紧或慢,或如残漏之滴,或如迸豆之疾,或如惊马之乱驰,或如疾电之光而忽暗.其鼓声慢,传梅亦慢,鼓声疾,传梅亦疾.恰恰至贾母手中,鼓声忽住.大家呵呵一笑,贾蓉忙上来斟了一杯.众人都笑道:"自然老太太先喜了 ,我们才托赖些喜."贾母笑道:"这酒也罢了,只是这笑话倒有些个难说."众人都说:" 老太太的比凤姐儿的还好还多, 赏一个我们也笑一笑儿."贾母笑道:"并没什么新鲜发笑的,少不得老脸皮子厚的说一个罢了."因说道:"一家子养了十个儿子,娶了十房媳妇. 惟有第十个媳妇伶俐,心巧嘴乖,公婆最疼,成日家说那九个不孝顺.这九个媳妇委屈,便商议说:`咱们九个心里孝顺,只是不象那小蹄子嘴巧,所以公公婆婆老了, 只说他好, 这委屈向谁诉去?'大媳妇有主意,便说道:'咱们明儿到阎王庙去烧香,和阎王爷说去,问他一问,叫我们托生人,为什么单单的给那小蹄子一张乖嘴,我们都是笨的. '众人听了都喜欢,说这主意不错.第二日便都到阎王庙里来烧了香,九个人都在供桌底下睡着了. 九个魂专等阎王驾到,左等不来,右等也不到.正着急,只见孙行者驾着筋斗云来了, 看见九个魂便要拿金箍棒打,唬得九个魂忙跪下央求.孙行者问原故,九个人忙细细的告诉了他.孙行者听了,把脚一跺,叹了一口气道:'这原故幸亏遇见我,等着阎王来了,他也不得知道的.'九个人听了,就求说:'大圣发个慈悲,我们就好了.'孙行者笑道:'这却不难.那日你们妯娌十个托生时,可巧我到阎王那里去的 , 因为撒了泡尿在地下,你那小婶子便吃了.你们如今要伶俐嘴乖,有的是尿,再撒泡你们吃了就是了."说毕,大家都笑起来.凤姐儿笑道:"好的,幸而我们都笨嘴笨腮的, 不然也就吃了猴儿尿了. "尤氏娄氏都笑向李纨道:"咱们这里谁是吃过猴儿尿的,别装没事人儿."薛姨妈笑道:"笑话儿不在好歹,只要对景就发笑."说着又击起鼓来.小丫头子们只要听凤姐儿的笑话,便悄悄的和女先儿说明,以咳嗽为记.须臾传至两遍, 刚到了凤姐儿手里, 小丫头子们故意咳嗽,女先儿便住了.众人齐笑道:"这可拿住他了. 快吃了酒说一个好的,别太逗的人笑的肠子疼."凤姐儿想了一想,笑道:"一家子也是过正月半, 合家赏灯吃酒,真真的热闹非常,祖婆婆,太婆婆,婆婆,媳妇,孙子媳妇,重孙子媳妇,亲孙子,侄孙子,重孙子,灰孙子,滴滴搭搭的孙子,孙女儿,外孙女儿 ,姨表孙女儿,姑表孙女儿,......嗳哟哟,真好热闹!"众人听他说着,已经笑了,都说 :"听数贫嘴,又不知编派那一个呢."尤氏笑道:"你要招我,我可撕你的嘴."凤姐儿起身拍手笑道:"人家费力说,你们混,我就不说了."贾母笑道:"你说你说,底下怎么样? " 凤姐儿想了一想,笑道:"底下就团团的坐了一屋子,吃了一夜酒就散了."众人见他正言厉色的说了, 别无他话,都怔怔的还等下话,只觉冰冷无味.史湘云看了他半日. 凤姐儿笑道:"再说一个过正月半的.几个人抬着个房子大的炮仗往城外放去,引了上万的人跟着瞧去.有一个性急的人等不得,便偷着拿香点着了.只听'噗哧'一声,众人哄然一笑都散了.这抬炮仗的人抱怨卖炮仗的 的不结实,没等放就散了."湘云道:" 难道他本人没听见响?"凤姐儿道:"这本人原是聋子."众人听说,一回想,不觉一齐失声都大笑起来. 又想着先前那一个没完的,问他:"先一个怎么样?也该说完."凤姐儿将桌子一拍, 说道:"好罗唆,到了第二日是十六日,年也完了,节也完了,我看着人忙着收东西还闹不清,那里还知道底下的事了."众人听说,复又笑将起来.凤姐儿笑道: "外头已经四更,依我说,老祖宗也乏了,咱们也该'聋子放炮仗____散了'罢."尤氏等用手帕子握着嘴,笑的前仰后合,指他说道:"这个东西真会数贫嘴."贾母笑道:"真真这凤丫头越发贫嘴了."一面说,一面吩咐道:"他提炮仗来,咱们也把烟火放了解解酒 ."
贾蓉听了, 忙出去带着小厮们就在院内安下屏架,将烟火设吊齐备.这烟火皆系各处进贡之物,虽不甚大,却极精巧,各色故事俱全,夹着各色花炮.林黛玉禀气柔弱, 不禁毕驳之声, 贾母便搂他在怀中.薛姨妈搂着湘云.湘云笑道:"我不怕."宝钗等笑道:"他专爱自己放大炮仗,还怕这个呢."王夫人便将宝玉搂入怀内.凤姐儿笑道:"我们是没有人疼的了."尤氏笑道:"有我呢,我搂着你.也不怕臊,你这孩子又撒娇了,听见放炮仗, 吃了蜜蜂儿屎的,今儿又轻逛起来."凤姐儿笑道:"等散了,咱们园子里放去. 我比小厮们还放的好呢."说话之间,外面一色一色的放了又放,又有许多的满天星,九龙入云,一声雷,飞天十响之类的零碎小爆竹.放罢,然后又命小戏子打了一回" 莲花落",撒了满台钱,命那孩子们满台抢钱取乐.又上汤时,贾母说道:"夜长,觉的有些饿了."凤姐儿忙回说:"有预备的鸭子肉粥."贾母道:"我吃些清淡的罢."凤姐儿忙道:"也有枣儿熬的粳米粥,预备太太们吃斋的."贾母笑道:"不是油腻腻的就是甜的. " 凤姐儿又忙道:"还有杏仁茶,只怕也甜."贾母道:"倒是这个还罢了."说着,又命人撤去残席,外面另设上各种精致小菜.大家随便随意吃了些,用过漱口茶,方散.
十七日一早, 又过宁府行礼,伺候掩了宗祠,收过影像,方回来.此日便是薛姨妈家请吃年酒.十八日便是赖大家,十九日便是宁府赖升家,二十日便是林之孝家,二十一日便是单大良家, 二十二日便是吴新登家.这几家,贾母也有去的,也有不去的,也有高兴直待众人散了方回的, 也有兴尽半日一时就来的.凡诸亲友来请或来赴席的, 贾母一概怕拘束不会,自有邢夫人,王夫人,凤姐儿三人料理.连宝玉只除王子腾家去了, 余者亦皆不会,只说贾母留下解闷.所以倒是家下人家来请,贾母可以自便之处, 方高兴去逛逛.闲言不提,且说当下元宵已过____

Ⅶ 红楼梦~~~关于王熙风的性格分析!!300左右!谢谢

王熙凤:金陵十二钗之一,贾琏之妻,王夫人的内侄女。长著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身量苗条,体格风骚。她精明强干,深得贾母和王夫人的信任,成为贾府的实际大管家。她高踞在贾府几百口人的管家宝座上,口才与威势是她谄上欺下的武器,攫取权力与窃积财富是她的目的。她极尽权术机变,残忍阴毒之能事,虽然贾瑞这种纨

Ⅷ 求红楼梦第五十四回简介(350字左右)

贾琏备下大量铜钱打赏小厮令贾母大悦。
外面正在唱戏,宝玉要出去走走。贾母埋怨袭人开始偷懒,王熙凤又解释了一番使贾母重新高兴了起来。
宝玉出去逛了一会仍旧回来。女先儿本想说个新故事,刚开了个头就被贾母猜中故事的内容,贾母还对这种假故事很不屑。凤姐又打趣了一番,惹得众人哈哈大笑。
在家中的十二个女孩子唱了几出戏之后,凤姐又开始说笑话,大家又是一番哄笑。大家在放完烟火之后又吃了一点宵夜,最后方才散去。

Ⅸ 梦见死去的大组长要掐我脖子

你好
此乃怨灵作祟
施主速往寺庙
请一部地藏经
持诵之回向给你们组长吧
至于那个老太太
可能是你的保家仙提醒你的
也可能是善良的神
南无阿弥陀佛

最新文章:

热点推荐
热评文章
随机文章